ぼくは…

お願いですからこれ以上期待させないでください。

©ぼくは…
Powered by LOFTER
 

日记

2月27日

写下日期的一瞬间发现剩余的假期已经不足一周了。二月过得如此快,原来不仅仅因为我是个虚度光阴的好手,还因为它本身就够短。
最近得到了许多“你变了”的评论,让我十分疑惑,疏于自我管理后,我已经不甚清楚自己的生存状态了。去年跟随心的感觉,找的男朋友,如今也成了我庞大的对外界抵抗意识的攻击对象。为什么不能顺利呢。
只能自己半夜偷偷哭。长大后很爱哭,小时候明明很坚强的,可我年纪越长心灵就越脆弱,总是面临崩溃。好累啊。我太累了。只是想要有人能陪我玩,哎,但是只要不发出邀请就不会有人主动来找我。
断断枯萎。语言也懒得组织了,我过得很不好,很伤心,没有办法安下心来睡觉。

 

日记

10月30日

我发现自己作为人类是不合格的,许多常人能做到的事情,我都没法做到,至于是能力的问题还是意愿的问题,如今也难以区分了。可能两者皆有。
我走在路上,看到路边并列一排的麻雀,觉得可爱极了,不过麻雀似乎注意到了我,一个个都争前恐后地飞到了树上,真是警觉。哪怕我调慢步伐,用最轻的脚步声,麻雀依然逃得一只不剩。我怜惜地望了望躲在树上的各个角落,继续悠哉地发出啾啾鸣叫的小麻雀们,走开了。
农田里劳作的老人,奔跑着笑着的孩童,成群结队的大学生,每个人都处于生活之中,拥有忙碌。和他们距离不过十米的我,没有一个目的地,观察本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周围,小心翼翼地融入其中。
某学期上体育课时,遇到了一个看上去就...

 

捏造日记

9月4日

    在下,还没有开学哦。

    不过马上就会攀升为开学的焦虑等级了。

    难得用电脑写日记所以在独立段落的前面空两格。用空荡荡的脑袋暂时储存一些用过之后立马就遗忘的理论。

    书桌上一只陶瓷猫头鹰,也忘记了是谁送的,或许是自己买的。左手边黄褐色的猫头鹰卡包。这才注意到,都是猫头鹰啊!要让它们好好相处才是。

    倒也不是最近,不知从何时起脑子里住进了一位脾气不好...

 

捏造日记

8月26日

焦虑的来源又少了一个,真好。
我坐在把通过考试的考生们送回N市市中心的车上。在这个时候读带来的书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想,于是翻到夹着书签的那一页,我又想,在太阳照射下、在车内读书是一种不健康的阅读习惯,也许停下来比较好,可在脑内经过一番谁都不知道(搞不好有人知道)原理的权衡比较后,我决定尊重贴近欲望的想法。
从高架桥上能看到数量可观的楼宇,新建的多余的居民楼上一如既往地张贴着“最后几套,即付即住”的大红布。丑陋的劣质复制品的冰冷大厦,就蔚蓝天空的前景而言太不尽人意,剥夺了整体的美。空荡荡的窗口沉默不语,是昏暗的灰。如果这个城市里出现了哥斯拉那样的怪兽,它势必是为了踏平工厂、挥断高楼而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