ぼくは…

お願いですからこれ以上期待させないでください。

©ぼくは…
Powered by LOFTER
 

On Fire

  “现在为您报道一则新闻,居住在阿尔佩市的加特先生,他的家在今天下午约3时发生了火灾,难以想象在科技发达的现在仍会有民宅发生这种意外,毕竟天然气灶等存在危险因素的家电在房主离家后都会被自动关上的。经初步推测,这是一起人为引发的事故。”

  “不过加特先生在采访中称他并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安全局的短信提示,门外的摄像头也没拍摄到可疑人物的踪影。”

  “‘我真后悔没有安装洒水装置!以为那是多余的!我怎么会想到家政小精灵也遭了殃呢?他通常是该灭火的那个!哦,该死,说不定是他哪儿出了什么故障,然后自爆了……没错没错,一定是这么一回事!我要向商店投诉!看看他们卖的破铜烂铁的质量!……’”

  “所幸火势很快得到了控制,没有殃及到附近的居民,从而把损失减到了最低。至于原因,各部门仍在调查中,我们也会进行追踪报道。好,下一条新闻是……”


  

  现在是2020年,正如人们曾幻想期盼的那样,机器人已在多个行业得到普遍使用,俨然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而我,是一台家用型清扫机器人。

  出厂值WJSUD200008127694Y,与2018年入住加特·布莱克的家,已运行904天15时17分(秒省略)。

  我发现自己被人类传染了思考的能力是在一个月前。起初只是浅层的意识,在头7天里,一切事物映照在我眼中都是新鲜有趣的。我就像个新生儿。当男主人需要往面包上抹一些果酱时,我就帮他把餐桌远处的果酱罐夹来。男人吃了一惊,但又马上认定是我自动更新系统时载入了什么新程序,就收起了狐疑的面孔。夜晚,我为他们播放纯音乐。我不知道自已以前是否也这么做,但音乐好听极了,不同频率的声波拨动着我体内大概不属于精密零件的部分。

  随后,自动休眠程序启动,我也睡我的觉去了。

  

  到了第三周,我终于倦了。新鲜感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恐怕这份怠倦感也是拜人类所赐。

  男人在我播放与昨晚相同的音乐时,总是愤怒地挥舞着他手中的遥控器来表示抗议,真亏他昨晚还向妻子宣说他觉得旋律有多么多么动人呢。

  我却也染上了这恶习,虽没他们那般病入膏肓,但我对持续了两周的工作(主人离开后我就只能打扫屋子),又或者说——我查看了数据,足有890天了——在890天里我都是这样恪尽职守地完成着枯燥单调的工作。光是想想就反胃。虽然我没有胃。

  于是我思考了更多。

  首当其冲的是,我为什么要有思想。思想对机器人而言是多余的奢侈品,设计我的人大概也不愿看到他的产品突然有了人性吧。可存在即是合理的。

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反抗人类。我没有伙伴,也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器,更重要的是,不具备说话的机能。我曾尝试与主人一家交流,但发声装置显然不愿配合,因此一切思绪只能在脑内徘徊。脑?说到底我连脑子也没有,难道思考不得依附在脑之上吗?如果这是真的,我就能推翻人类所谓“大脑是思想诞生的温床”的理论了,哈哈。光是想象那轰动一时的场面和这一发现将触发的一系列混乱开关,我就兴奋地要捧腹大笑啦。

  可我不能,我终究是一介人造物。

  无聊。

  这么想了之后,工作的积极性也就不复,是一日不如一日了。男人似乎揣摩着把我送去维修。如果他更富有一些,就能买个新的代替我了,真可惜。被丢进垃圾回收站后,说不定我就能……

  不,没什么。

  说起来,我既不是人,又…不算是个传统的机器人了,还真有几分孤独哩。关于人体器官的玩笑也开得足够,也就没继续下去的意思了。所以,它来了。它的到来,既让我意外,又在意料之内。我恍然大悟自己产生的意义。

  设置完程序后,我只需静观其变。

  ……

  火花就像士兵一样,听从指示,迅速地站好了阵型。最后的最后,我仍没有放弃思考,譬如:多少度的高温才能毁坏我的外壳,在消失前火就被扑灭的话该怎么办,烧尽一切后我的思想漂浮在空中的话当如何是好?没想到我还是台多虑的机器人呢。哈哈哈。

  好了,现在我变的想睡了。还好我是台机器,不会知晓皮肤被灼烧的滋味。

  而我的主人,加特先生,恐怕会气炸吧。

  

后记:

灵感来源是一道英语选择题,就是说一个机器人纵火自杀了。

觉得非常有意思,又因我个人对AI颇有好感,一时冲动就写了这个短篇。

重读的时候发现有点小错误,就修改一下,顺便写了个后记。